越来越迷的更新……

【喻叶】悬蛇

Ooc严重私设如山

有毒 时间线贼吉尔乱

小学生文笔别打我

一辆铁皮盒子车

 

“好久不见。”

叶修打了个招呼,从喻文州边上走了过去。

“老叶你这次来不说一声啊”方锐凑到叶修边上,一巴掌拍到了叶修的屁股上。

“把你的咸猪手挪远点”叶修笑骂着方锐,抱着材料走远了。

房间里训练的其他人看着叶修,一个个跟了上去。

喻文州站了起来,开始收起了资料。

 

    “叶修前辈”喻文州站在叶修面前,遥远处传来欢呼声,庆祝着蓝雨的又一次胜利。

“哦,文州啊”叶修笑了笑,掐灭了烟。

“前辈,我希望我们还是朋友”喻文州仍旧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叶修抖了一下,低下了头,看着手中还剩半截的烟。

“还是朋友”

    

“我在车上的时候稍微看了一下其他国家战队的情况”叶修站在台上,背面是一面黑板,上面写着韩国美国日本

“这三个国家是最有威胁的三个国家,目前成员我暂时还不知道但是根据这些国家的战队情况来说我已经差不多有底了”叶修双手支撑在桌子上面“我们这次出国之前还要进行一个半月的集训培养大家的默契等,希望大家能够好好配合。”

喻文州抬头,看见了叶修站在台上,背面闪烁着灯光,光辉万丈。

“如果比赛中途有人因为意外无法出场的话,我会进行替换,也就是我会上场。但是我并不希望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的策略就是战术上蔑视敌人,战略上重视敌人,懂了吗?”

“提问:住宿怎么安排”张佳乐在下面举起了手

“住宿好像是联盟安排的吧,我还没看”叶修低头点开了自己的文件夹。

“好,都投影到上面了,自己看吧。”

“领队我申请换房间!”方锐学着张佳乐举起了手“为什么别人都是战队分你要和喻文州一间,难道你嫌弃我不顾我们曾经的感情了吗”

“嗯?”叶修眼睛一扫,成功看到和喻文州并列在一起的叶修。

“我申请驳回”喻文州的手指向方锐的室友,叶修看了一眼,乐了。

“和王杰希睡多好啊,贴近感情知道吗”叶修呵呵一笑,就准备改文档。

“领队,我记得电竞总局说过队长要和领队住一间的吧”喻文州笑了笑,伸出了手“合作愉快”

“那就这样吧”叶修笑了一下,握了回去。

 

“这就是哪个把你虐哭的小同志?”叶秋站在魏琛旁边微笑的看着喻文州。

“前辈好”喻文州微笑的伸出了手“这一次友谊赛请多多指教”

“挺有礼貌啊”十九岁的叶秋笑着,伸出了手。

 “加油啊,争取以后超过我”


喻文州揉了揉头,睁开了眼睛。

“早”叶修漱着口,穿着裤衩从喻文州身边走了过去。

喻文州有些疲惫的笑了笑,也起了身。

两人在没有多说一句话。

因为需要倒时差,喻文州起床的时候已经是苏黎世夜晚八点半了,天空昏暗低沉。

喻文州回头看了一眼叶修,却看到他已经走进了卫生间。

“老叶队长下来吃饭啊”黄少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不去了,今天晚上我要到吴雪峰哪儿去一趟。”叶修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你们先去吧啊”

“好”

 

    叶修站在遥远的地方。

    一双眼睛有些无神的看着自己。

    喻文州突然生出想要逃脱的欲望,想要离开叶修。

    叶修闭上了双眼。

    喻文州转身离开。

 

“中国队!!!冠军!!!”

庆祝酒宴上,叶修看着闹腾的队员们露出了一个笑容。

“都吃好喝好啊,我已经在来之前吃完了,所以这杯酒我敬大家”叶修站了起来,举起自己手中小小的酒杯一饮而尽。

“咚”叶修结结实实的倒在了地板上,其他队员面面厮觑的看着。

“我靠真的假的啊我还打算…….”孙翔咕囊着,手上却没有停留,把叶修扶了起来。

“我送他回房间吧”喻文州站了起来,从孙翔处接过叶修。

“行吧,麻烦了啊”

 

“喻文州?”喻文州站在酒店房间门口半扶着叶修,却听到叶修出了声。

“醒了?”喻文州松开了手,看着叶修有些跌跌撞撞的挣脱了喻文州,自己一个人走进房间。

喻文州眯了眯双眼。

自己的手臂中似乎还留有余温。

“前辈没事吧”喻文州说着,插上了房卡。

“还好吧”叶修躺在了床上,灯没有开,只有些许的月光照射进来。

“叶修”

喻文州突然开了口,认真的叫着叶修的名字。

“我发现我错了。”

叶修转过头,朦胧的双眼努力捕捉焦距。

“怎么了”

 

寂静蔓延到了整个房间。

 

叶修依稀听到了外面的些许的歌声


“Here we go again

又到了这个处境

I kinda wanna be more than friends

我有点不想和你只是朋友了

 

喻文州没有回答。

淡淡的酒精味蔓延着。

“睡吧”

喻文州说。

 

喻文州的大拇指轻轻摩擦着手心的戒指,他站在阳台,俯瞰着街道。

回过头,叶修已经陷入了沉睡。

喻文州渐渐逼近着叶修。

 

“What are you waitingfor

你在等什么

Take a bite of my heart tonight

尝一尝我的心啊”

 

两片唇瓣交织在了一起

喻文州却感受到了身下人的僵硬。

叶修睁开了眼睛。

喻文州退开了,整个人支撑在叶修身上。

“叶修”

喻文州看着叶修。

“我不想和你是朋友了”喻文州说

 

“Oooh your killing menow

你现在几乎把我折磨致死

And I won't be denied by you

我不会再被你拒之门外了”

 

“啧……..嗯……..”唇瓣热烈的交缠着,酒精挥发的气味燃烧着空气

 

“Oh, I want some more

我还想要更多啊”

 

衣物脱落在地板上,空气中隐约传来布料摩擦的声音。喻文州腰上的腰带也半敞开。

 

“Oh,What are you fighting for

你在反抗什么”

 

手指渐渐往下移,在腰间极具暗示性的绕着圈圈。颈项边,一个个粉红的吻痕被打了上去。

 

“Takea bite of my heart tonight

尝一尝我的心吧”

 

“嗯!”喻文州的手隔着布料覆上了叶修的要害,叶修呼出一口气,手臂环绕在喻文州脖子后。

 

“Oh,I want some more

我还想要更多啊”

 

双唇再度相交,无法吞咽的唾液从口中溢出,叶修微微喘息着,暧昧的月光收回了他的视线。

 

“Oh,What are you fighting for

你在挣扎什么”

 

喻文州手指轻轻的在叶修的身下按摩着,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过度发热的身体挥霍着他的能量

 

“Whatare you fighting for

你还在做什么心理斗争”

 

“叶修”喻文州的手指在股沟滑动着,征求着身下人的意见。

“抽屉”叶修话音刚落,一个热烈的吻又附了过来。




非常非常委婉的一个车

不知道为什么后续上传不来

等我鼓捣一下超链接弄好了就让你们尝尝

爱我请评论我

从今天开始的日更生活耶

文汇总-小天使们点这里

今天是2173字

评论
热度(61)

© 欣子 | Powered by LOFTER